李易觉得打骂孩子的事情上,需要一个环境和习惯。

周围的人都打骂,被打骂的孩子不以为意。

或者是从小就打骂,孩子习惯了,要是哪次犯错误没挨打,总认为情况不对。

打完了得告诉孩子为什么挨打,不能拿孩子泄愤。

若周围的环境中都不打骂孩子,平时打得也少,突然有一天因为一点事情,自己心里不舒服,打骂孩子的时候本身属于发泄。

孩子一时想不开,加上知道有其他的孩子会跳楼来抗争,学着就跳了。

养孩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孩子需要一种激励与认可。

学习成绩不好了,找原因,不是直接给打骂的结果,家长思考,采取最简单的措施逼孩子提高成绩,一般效果会很差。

孩子学习进步了,要夸孩子,告诉孩子某一个科学家得到了多少人的尊重,加油,将来也成为那样被尊重的人。

而不能拿其他的孩子比,人家谁谁谁怎样怎样,你看你就完蛋。

还有过分地谦虚,别人一夸你孩子,还没夸完,直接来一句‘他不行’。

孩子想买一个东西的时候,要么直接买,买完孩子高兴。

你在那里还好吧

要么不买,孩子哭死也不买,不能孩子哭着走出去一段距离,突然妥协,再回来给买。

那样买完了,孩子其实并不高兴,只是懂得了对抗的重要性,下次要坚持更长时间。

李易对庄子的孩子就采取各种策略,允许家长打孩子,打的时候要控制部位与力度。

更多的时候却提供好的学习氛围,把玩耍的时间留出来,一边玩一边背诵东西,或教孩子动手动脑。

小家伙不懂自己遇到了什么样的老师,反正他整天很开心。

唯一愁的是自己什么时候能够长大,像更大的孩子,像大人一样。

吃掉几个炸焖子,小家伙要下地自己走,黄瓜汁不喝了,让拉着小手溜达。

他没有机会出来接触到最真实的民生,看什么都稀奇。

“小葱一角钱一把,看一看,沙子已经磕出去了。”卖葱的摊子放在地上,有人吆喝。

看到李易来,赶紧站起来往后退,保持距离。

“一角钱怎么给?”李易纳闷。

“车票钱,有角有分,拿那个可以买,十角换一钱。”卖葱的人掏出来一把车票的小面额钱。

“来,咱俩挑一挑小葱。”李易征询下小家伙的意思。

“好。”小家伙当成游戏,挑吧。

李易耐心地教小家伙挑葱,挑出来一小捆。

李易准备掏钱,告诉孩子买东西要给钱。

结果小家伙从自己的兜里拿出来一张一钱的纸币,他还看了看,问:“行吗?”

“洗手帕,给我钱。”小家伙得意地说道。

“好。来找钱。”李易对卖从的人说。

“不要钱,拿走吧。”卖葱的人摇头摆手。

“不行,这是教孩子买东西要付钱。”李易拒绝。

卖葱的人只好接过去,找出来九角钱。

小家伙看到给出一张,换回来一大把,露出惊喜的神色。

“还买一把。”小家伙决定要以此发家。

“再买就只能把这里的一个拿出去给,他不给咱们钱了。十个这样的换一个那样的。”李易猜到了。

小家伙愣了会儿,伸出小手:“三个一级的小房子换一个二级的小房子?”

他在说跟其他孩子玩游戏,房子要收租子,他玩的时候总出错,算起来费劲,却在努力学。

说话的时候他把指头收起来三个,犹豫下,又张开一个,表示‘三’。

“太对了,拿着葱、揣好钱,进车里洗手。”

李易帮忙,小家伙把钱一张张努力放整齐,塞进兜中。

上车后李易不在东市溜达了,耽误别人做买卖,直接去城南。

……

黄河流域源头地区,张孝嵩在搭建简易的木头棚子,猎杀动物吃肉。

他在等,等郭知运的队伍制作出足够多的筏子。

他相信对方会配合,他拿了张忠亮的一个三人热气球小队。

在对方等不到他的马送到地方时,对方只要不傻,会懂得怎样操作。

“没有补给,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尽量多吃肉,留下珍贵的压缩饼干,吐蕃初临打败,内部不稳,原来居住在九曲地方的人……”

张孝嵩吃着烤羊腿,与其他一群小将说。

羊是岩羊,没有养殖的羊,味道不是很好,大家吃得却很香。

他在估算敌人的心理,扎西库热最后不到三百骑跑回去,整编各部族。

各部族以千户为基础,打仗的时候后方养殖的牛羊、女人、孩子无法被照顾。

老人估计会第一个冲锋,死完再说。

战斗有更多的选择,直接骚扰敌人后方,逼迫敌人引兵回援。

或者向着敌人的中军大帐进攻,追着扎西库热跑,给河对岸的大唐军队提供渡河的机会。

采取第一种方法需要分兵,每一支队伍针对一个部族进行袭扰,使敌人无法分清楚具体兵力。

对小将们的要求高,小将必须在保存自己的人手的情况下,成功牵制各部族主力。

只要那些主力一调动,相信郭知运会明白情况。

看郭知运选择全面抢渡,还是突破一点。

“本来这场战斗不需要我们来打,是我主动带你们出来,你们后悔吗?”

张孝嵩说完战术部署,突然问了一句。

小将们互相看看,又同时摇头,并不回答。

来都来了,死了,命不好,家人希望大唐能照看。

若侥幸活着,会升官,带家人过上好日子。

既然当上了兵,抱怨什么的没用,当逃兵,除非永远不回家,回去被认出来,不如死了。

“只要占下来整个黄河流域,李易会有办法赚大钱,他不会亏待我们的家人。”

张孝嵩说了一句激励的话,提李易。

李易懂得赚钱,对将士好,之前打西南蛮,就给将士们直接补贴,还让蜀地送东西。

小将们果然露出笑容,他们安心了,剩下的交给老天爷。

“吃完再去猎杀野物,把皮子用草木灰简单揉揉,晚上轮换着当铺盖,下过雨的这边晚上更冷了。”

张孝嵩加快吃肉速度,他需要继续考虑之后的战斗细节,减少伤亡。

Tags: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