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想回去找你呢。”秋玹叹了口气,将刀尖从手腕上挪开,看着破皮外翻的伤口以肉眼可察的速度一点一点愈合。虽然现在任何营养恢复剂都不能喝了,以后受伤就变成了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但至少自愈因子还是在起作用的。

面前黑市商人的脸色也有点不好看,他明显一副想说什么的样子,随后自己哽住了,只掩饰性地咳嗽了一声。

“找我找我做什么”

“你被人盯上了。”这里显然不是一个说话的地方,秋玹只简单提及了一句,又有些心疼地看了一眼杯子里已经放了三分之一的血,干脆心一横又仰头灌了下去。

驼背女人:随便你吧,你开心就好,我什么也不想说了。

“等”秦九渊下意识想要制止她动作,一下子没拦住,他亲眼看着秋玹把自己的那杯血喝下去,随手擦了擦嘴角。“你你跟我买血就是为了自己喝吗”

“当然不是。”

秋玹闭着眼睛缓了缓,在几息之后,她蓦地睁开眼睛,从一旁建筑反光的倒影中看见了自己脸上的样子。

真的是血有问题。

本来在吃掉了那两块面包止住饥饿的感官之后,她的情绪也好眼神也好都渐渐恢复了平常正常的样子。但就是现在,又一次喝下了半杯血之后,即使那血是自己的,那种熟悉而陌生的不受控制暴虐感官又一次弥漫上来。

只是大概是因为这次只喝了半杯,再加上腹中不再饥饿了,这样的情绪异常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强烈。

“最好还是不要自己喝吧。”走在旁边,秦九渊犹豫半晌,终是道:“长期下来会对你身体造成一定损害的,还会影响心智到时候就会变成笨蛋。”

粉色公主裙清纯美眉复古唯美写真

秋玹:“”

她本来心里还因为莫名影响憋着点躁怒的,听到这话后只剩下了想笑。

你敢相信吗,一个跑黑市的商人,口里骂人的话就是“笨蛋、笨蛋”这样的骂。她选择性忽略了之前戴着假发第一次见时黑市商人口中的暴躁,没忍住笑了一下。

秦九渊:“你笑什么,老、我认真跟你说。”

“好,我知道了。”秋玹勉强压下笑意,整理了一番表情后开始说正事。“你认识布拉什吗,他就是昨天晚上去跟你找茬的那个人,现在买了五个杀手想要让你死。”

“是外城郊屠宰场那边的杀手,穿黑袍的,我跟他们交过一次手,正常情况下来说非常棘手。”

秦九渊皱了皱眉,“那人是布拉什之前倒是听说过这个名字,买凶杀老子呵,狗咳,他真不是好人呢,他是坏人。”

秋玹:“对啊,布拉什是个坏蛋呢。”

秦九渊:“是啊,真坏。”

秋玹:“”

秦九渊:“”

秋玹眉心抽跳一下,也是想不明白为啥才刚刚过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这人说话的方式就变得成谜起来。她也没有再提那令人胃疼的关于“坏蛋”的一系列形容词,只道:“他们定的交易暗杀时间是从今天开始的接下来一个星期之内,一共五个黑袍杀手。到时候无论你在哪里碰到了,一定要叫我。”

“可是”

秋玹直接抬起左手,黑曜石般的指戒在黑市商人面前恍了恍。“这东西可以双向联系,到时候我就可以通过这种联系知道你在哪。”

秦九渊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半晌回过神之后没有询问关于联系的任何东西,只是盯着她手指看了一会,语气古怪道:“你结婚了”

秋玹愣了下:“什么”

“戒指为什么戴在这根手指上另一枚在谁手上”

秋玹反应过来,瞬时没好气地撞了一下他左手的同一个位置。“还能在谁手上”

随着指节根部蔓延开来如同滚上烙印的炙热,黑市商人抬起手,看到了手指根部显现出来拥有着同样花纹印记的圈型图腾。那纹身一样的烙印刻在同一根指跟上,漆黑浓重像是能吸进一切光亮。

“”

“总之,你一遇到那些杀手就立马通知我。一定要告诉我,一定要。”秋玹就怕他万一到时候自己遇上了也死撑着不开口,于是加重了一点语气。“我说认真的,不然到时候我真的会生气。”

男人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应声,眼神仍是有些怔怔地看着左手的位置。

秋玹也就没有打断他,抱着手臂看了会给了他一点反应时间,等到商人的目光终于从手指转移到她身上了,才道:“你等会去哪里,出摊吗”

“啊,有批货我要跟人去交接,可能得晚一点再去集市上。”

“那我”

哔哔哔哔

秋玹暗骂一声从口袋里掏出用以提示的小圆盘,中心凹陷处红灯一闪一闪着显出紧急频率,象征着她不得不回到吉玛府邸。

该闪的时候不闪,就这种时候它就喜欢疯狂亮灯。

“我得走了。”她一把将圆盘塞回口袋,“你一定要联系我,记得了。”

说着秋玹转身快速朝记忆中吉玛家的位置奔去,她身后黑市商人在原地站了许久,指腹似是无意识摩挲了一下指跟处烙印图腾的位置,又像是烫到一样蓦然收回。

“真是服了,按道理来说吉玛凡是喝醉之后没到第二天的下午都醒不过来的。”

秋玹好不容易赶到吉玛府邸范围的时候,她还是马戏团的所有成员中最后一个达到的人,为此挨了几下总管卡雅的眼刀。由于除两名行刑官在内的其他成员一般都不会选择离开府邸范围太远,她赶到的时候昨晚那名打扮得像是一只花里胡哨火鸡的成员大声冷笑了一下,讽刺了几句凭什么所有人都要等她一个之类的话语来。

卡雅随即遏制了她的讽刺,只是沉着脸扫视一圈,说道“换好衣物就赶紧跟我来。”

火鸡小姐走过来两步想要撞她的肩膀,被躲过去了,随即脸上的怒意更重。又是狠狠瞪视一眼,这才挤开走在前面的其他成员一副趾高气昂的派头牢牢跟在卡雅身后最接近的地方。

“搞不懂为什么突然叫我们过来。”红发走在秋玹身边,她语气听上去同样有些喘,想来也是被从交接地点匆忙传唤过来的。“不过我比你好一点,定好的交易地点距离吉玛家还是挺近的。我现在就担心这个吉玛又要搞什么幺蛾子,你知道的,他每次宿醉之后脾气就不太好,特别是被自己的侍女利用某种手段强制昏迷之后。”

秋玹想着都已经到这时候了起码要能坚持过今天晚上,这样她就可以领到自己的第一笔三钱的工资。至少就不用再陷入今天的这种,饿到近乎失智的不妙地步。

一行人跟在卡雅身后,这次走进住宅范围就没有被带到卧室的方向了,而是走到另一面一扇更加浮夸精致的雕花大门跟前等待着。

“都不要说话了。”卡雅照例站在队伍的前面,肃着脸朝他们警告了一句。“吉玛大人现在正在用餐,一会我会带你们进去。记住了,任何一个人,若是被发现胆敢偷窃食物的话,我们有资格就地处决。”

秋玹想着,还好自己从布拉什手下那里拿了两钱银子买了两块面包先吃了,不然以之前的状态进入吉玛的餐厅,怕是要当场跟吉玛抢吃的。

然而等到她跟着卡雅的脚步进入餐厅范围,秋玹悲哀地发现口腔里还是被刺激着不断分泌涎水。这吉玛不愧是当场卓尔城在食物储备方面数一数二的大领主,他就只是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用餐,长桌上面却摆满了各式各样精巧奢靡的菜品,看上去完不输当时在暴食大赛上呈现上来的。

更何况,这还只是他的早餐。

“一大早就吃刺身,这吉玛真不怕得肠胃炎。”

红发嘴唇以微不可察的幅度开合着朝她抱怨,她们之间早早撑起了一个小型的隔音屏障,所以不怕被其他人听见谈论。只不过就在这句话过后,秋玹发誓自己听见旁边红发喉头滚动吞咽口水的声音。

“你早上吃东西了吗”她问了句,“我本来以为吃了两块面包就没事了,现在看来呵呵。”

“有我惨我一大早就赶着跟人家交易了,什么也没吃。我连酒都没买。”红发面上不显,但在屏障内的声音已经开始咬牙切齿起来。“我真受不了这吉玛,真的,我能忍到现在都算他命大。”

不只是他们两个,秋玹张望一周,清晰看见除了卡雅与那个叫做佩妮的侍女之外,其余近乎所有围在餐桌旁边待命的家仆都隐晦地望着长桌上的食物一脸渴望。甚至有一个人

秋玹突然顿了一下,拉了拉一边已经开始磨牙的红发,示意她看过去。

一天前,午夜,地下黑市二层。

“雷诺你怎么还在啊,我都已经回家睡了一觉再过来了。”一名中年男人打着哈欠走到地下二层的交易中心集市,他的摊位正好在斜对面,与对方还算是有点交情的那种。

秦九渊一声不吭地坐在自己的摊位后面,闻声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哦,刚才有几个孙子过来找事,耽搁了点时间。”

“哦会是谁眼红你啊,难道又是那个叫什么布布什还是什么玩意来着哎记不得了”中年男人明显带着一脸的困意摇摇晃晃地把自己的摊子支起来,“对了,我跟你说件事,你还记得那个叫鲁普的家伙吗就是之前为了两个肾跟我们吵了一架的那小子,啊哈哈哈哈,说起来就好笑,你知道他干什么了吗”

“有屁快放。”黑市商人拧着眉不耐烦地看着对方还没说自己就在那里笑成一团,“别几把笑了,那孙子到底他妈怎么了”

“那孙子被女人甩了哈哈哈哈”中年男人一脸看好戏的八卦,现在看上去脸上的困意已经完消散了。他走过来顶着对方的臭脸一屁股在秦九渊摊子前面坐下,道:“我今天过来的时候刚听守门的兄弟说的,就是白天时候的事儿鲁普那小子啊,白天喝大了去跟他那暧昧对象表白,就那楼上斗场做主持人的那姑娘,长挺漂亮的我们之前不是还见过的吗”

“你猜那臭小子当时怎么说的哈哈哈哈那小子一口一个老子他妈喜欢你、老子想跟你处对象,结果那姑娘说,我不喜欢说脏话的男人哈哈哈哈”中年男人掐着嗓子模仿了一句姑娘说话,又瞬间笑得东倒西歪。“你不知道鲁普当时那表情真是他妈笑死我了想想就好笑哈哈哈哈嘿,不好笑吗,你怎么都不笑”

秦九渊:“”

“不是,你咋了兄弟啊”似乎是见对方此刻神情真的过于凝重了,中年男人停下了一点笑意,抬手拍了拍他肩膀。“怎么了啊,被人打傻了你是不是有心事”

“那孙子不是,那人、他”秦九渊沉默半晌,终是犹豫道:“那姑娘就因为这个,跟他说不喜欢”

“那不然呢”中年男人有些奇怪,“就是觉得我们这些常年跑黑的人太粗鲁了呗。而且那姑娘不是据说是地上一个领主小老婆的孩子吗,应该也算是属于从小不饿肚子的上层人吧,她看不上鲁普这种满口脏话的黑市商人太正常了吧。”

秦九渊:“”

“嘿兄弟,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中年男人站起来一点,神情狐疑地打量着他。“从刚才你就不对劲,跟你讲笑话你也不乐,你到底怎么了啊,不觉得鲁普很傻缺吗”

秦九渊:“他确实是傻傻瓜。”

中年男人:“”

秦九渊:“以后不要跟老跟我讲这种事情了,你这个笨蛋。”

中年男人:“”

秦九渊:“我要去解决几个狗狗狗一样傻乎乎的坏人了。”

中年男人:“”

Tags: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