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阳晓晓何在,还不快快出来领罪!”

当这个声音在山阳城头响起的时候,在满城的百姓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得“翁”的一声,山阳城之上,竟然已经被一道蓝绿色的屏障所覆盖。

看到这道屏障的赵岩,微微的点了点头,露出一丝微笑。

这层蓝绿色的屏障,自然就是山阳城的护城结界,并且这护城结界正是赵岩所提供。

而且这结界还是一个帝级初期的阵法,只要能量足够,帝者初期的强者别想突破这阵法师的隔阻。

赵岩这些天的确是啥也没敢,但是他不可能就让山阳城完完的暴露出来。

在山阳晓晓计划重建山阳城之前,赵岩便率先提出了“欲建城,先建护城阵法”的建议,对于此,山阳晓晓自然欣然接受。

于是,在这山阳城重建之初,护城大阵便已经开始布置。

半个月的时间过去,在山阳晓晓的带领下,城百姓共同努力之下,山阳城已经建成大半,护城大阵当然早就完成。

赵岩之所以会点头,那是因为,山阳晓晓的反应速度。

在感觉到这些人来者不善的情况下,毫不犹豫的启动护城结界,先做好防御准备。

山阳城遭逢大难,这刚刚有了一些起色,决不能再次陷入危机。

温柔恬静的蕾丝女孩

即便是山阳晓晓自己出城面对来犯者,也不会在让百姓失去家园,这也是已故山阳国主的执政理念,这也是山阳国主为何如此得人心的原因所在。

在护城结界启动的懂事,一个和护城大阵颜色极为相似的身影,出现在了山阳城的上空,这就是山阳晓晓了。

此时的山阳晓晓傲立于虚空,面无表情的看着接耳机之外的四名年轻的男子,眼中不悲不喜,不言不语。

这四名年轻的男子一看山阳晓晓此时的状态,都神情一滞,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而赵岩看着此时的山阳晓晓,也是有些意外。

此时的山阳晓晓真个的气质非常的冷漠,此时此刻的山阳晓晓,仿佛给人一种雍容高贵。却又居然二以千里之外的感觉。

而在山阳晓晓的眉宇间,隐约散发着他前所未有的威严之气,那是王气。

赵岩明白这是什么了,那是气运,王者的气运。

已经继承了山阳国国主之位的山阳晓晓,身负整个山阳国百姓的气运,这气运便在山阳晓晓的身上凝聚,已经达到了王者的程度。

赵岩知道,从此山阳晓晓再也不是以往的山阳晓晓了,她从接受了山阳国主的那一刻开始,便注定成为一名王者。

即是王者,便要走自己的王者之路,此刻,山阳国这么小小的一隅之地,恐怕已经无法承载山阳晓晓的王者之气了。

他的王者之气最终恐怕会越来越强盛,他或许真的可以重塑祖先当年的辉煌,重新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山阳王朝。

这只是赵岩在看到山阳晓晓之后自己的想法,至于以后山阳晓晓会如何选择,一切还要看他自己。

因为,从现在起,到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王者。然后在从王者成长为一名皇者,这个过程中,可不仅仅只是拥有实力就可以的。

而且,他自己还是一个国中之国,若是被雷鸣皇朝的人知道了山阳晓晓的变化,不知道会做出怎样的反应,会不会先下手为强,将这个皇朝未来的大敌,提前扼杀!

虚空之上,结界之外的四名男子,过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才反应过来,其中一名泛着怀疑的目光看着山阳晓晓问道:“你就是山阳晓晓?”

而山阳晓晓并没有立即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看向下方的城中,他看着城中的一个位置喊道:“能源大炮准备!”

能源大炮?听到这句话,无论是虚空中的四人,还是下方的赵岩,都感到有些意外。

能源大炮,那可是皇朝级别的势力才能够拥有的,每一门的能源大炮,都是护城利器,并且这种能源大炮非常的强大,他会随着操控着的势力强弱,来决定攻击的强度。如果是帝者操控的话,必然能够斩杀帝者。

而此刻虚空之上,结界之外的四名男子,不过才是尊者巅峰的强者而已,对付他们,哪里用得着什么能源大炮?

“哐气气哐气气哐气气哐气气……”一阵连贯的响动从城内某一个位置响起。

天空的四人发现,在山阳城的视角还有中心位置,分别被架起了五门能源大炮,并且这五门能源大炮一出现,便直接将炮口正对着四名男子。

这四名男子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浑身的汗毛都炸开了,那是最死亡危机本能的反应。

但是他们却不敢动,他们可不敢决定他们动的时候,山阳晓晓会不会下令开炮。

他们可不敢自信到以为自己的速度能够超越了能源大炮。

赵岩倒是会心一笑,他想到了,这些能源大炮,定然是山阳晓晓从他们山阳家仓库底子中找出来的骨灰级的宝贝。

正如之前南斗大帝告诉赵岩的一样,山阳家曾经可也是建立了一个皇朝势力的,只不过在之后的岁月里逐渐没落,最后只能龟缩在这小小的山阳国。

如今看来,山阳皇朝当年还是可以的,至少这么二十几门能源大炮十分的有分量。

有了这二十五门能源大炮,这就相当于拥有二十五名的帝者,只要不是特别强大的势力前来,一般情况下,可保山阳城无虞。

“哈哈哈哈!”突然,那四人中的领头的人大笑了起来,他看着山阳晓晓,表情很不自然的说道:“山阳师妹,刚刚只是误会,我们四人皆是皇极宫的弟子,和山阳师妹你,可都是同门呢,你可莫要做出自相残杀的事情来呦!”

“真不要脸!”突然,一个男子的声音从城中响起,与此同时,一个白色的身影腾空而起,直接出现在山阳晓晓的身边,之后他用蔑视的目光看着那四名男子说道:“一来到这里不分青红皂白,就要人家出来认罪,而现在,一看到人家拿出了能源大炮,你们又开始论起了同门之谊,一本尊看来,你们皇极宫也都是一群欺软怕硬之辈!”

“你是何人?”为首的一名白面少年看着赵岩诧异的问道。

其实这些人也是刚刚来到南斗帝国,并没有做什么深层次的了解。

他们随着长辈们过来,一来到这里便于长辈分开直奔这里,而他们的长辈,此时正在南斗大帝的大帝宫中和大帝交流。

而他们能够来到这里,也是他们长辈的意思。

山阳晓晓作为皇极宫的弟子,居然勾结他人谋害了敖家天骄敖江,这件事他们皇极宫必然要给人一个交代,否则,得罪了中域九大势力之一的敖家,他们皇极宫以后在中域也不会很好过。

于是,皇极宫的几名长老,不变带着几名弟子前来兴师问罪。

作为长辈的几名帝者,为了拖住南斗大帝,都去了帝宫,只拍了他们的几名弟子前来。

以他们的想法,山阳国主也不过是一名尊者巅峰的强者,他们四名尊者巅峰的天骄弟子前往,必定能够成功带走山阳晓晓。

这不,就出现了之前的那一幕!

而此时的帝宫之中,南斗大帝正在正殿接见来自中域皇极宫的两名帝者级别的长老,一个是帝者中期,一个是帝者初期。

原本他们还想着是不是再派几名帝者过来,毕竟,当初他们皇极宫将几名南斗帝国的少年少女带走的时候,可都是经过南斗大帝亲自见证的。

而且,他们也都非常的清楚。南斗大帝对于那几名后辈天骄十分的重视,若是他们不重视南斗大帝的想法随意乱来的话,恐怕南斗大帝也不会答应。

可一想到他们要对付的仅仅只是一个尊者巅峰的强者,而他所在的势力,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藩属国,于是便降低了规格,只派了两名帝者千里来。

“皇极宫长老桑丘,携师弟桑坤拜见大帝陛下!”两名帝者十分恭敬的向大帝见礼。

人家是大帝,还是神域为数不多的领袖级别的强者之一,他们必须以后辈之礼敬之。“两位贵使不必多礼,我南斗帝国和你们皇极宫之间也算是老朋友了,以后再来的话,我们就以朋友相待就好了,不必如此客气,感觉生分的很!”南斗大帝也十分客气,并且和蔼的说道。

听了南斗大帝的话,这两名来自皇极宫的帝者神情一滞,总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们这才是第一次来,在来之前那些来过这里的人提醒他们,南斗大帝可不是一个好像与的人,真是因为如此,他们一见面就向南斗大帝行礼致意,以求有一个好印象。

可现在南斗大帝的表现,和传闻中几乎是大相径庭,这到底怎么回事?

不过他们也只是一愣神,之后便立即回应道,多谢大帝,我二人遵命就是。

招呼两人坐下之后,南斗大帝便神色一变,突然问道:“据本帝所知,你们来到这里的人,还有四名后辈弟子,为何不见他们前来啊!”

听了南斗大帝的话,两人并不觉得意外,不过还是被吓着了。

他们知道,进入南斗帝国的任何人,都不可能躲得过南斗大帝的耳目,可他们没想到的是,南斗大帝竟然会这么直接的问出来,连一丝一毫的铺垫都不给。

“呃……年轻人吗,喜欢到处走一走看一看,我等来此只为拜见大帝,他们几个后辈,无关紧要,只是带来见见世面!”那名帝者二层的强者尴尬的说道。

“哦?好,也好,年轻人就是应该多见见世面,既然两位是专程来拜访本帝的,那么不知二位来此所为何事?”南斗大帝直接发问。

那帝者中期的强者闻言再次站起身来说道:“我二人今日前来,是为了一件发生在虚空补给站的事情。”

“哦?说来听听!”大帝颇感兴趣的说道。

“大帝有所不知,前一段时间,虚空补给站发生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敖家天骄,排名神青榜前百名的敖江被人谋害致死,而那名凶手,据说是来自下界的一名人族。”

“此刻,而当敖家人派人前往虚空补给站的时候,那人族小子已经逃离,于是敖家人耗费极大的代价,派遣众多敖家尊者前往下界位面,誓要将那人族小子抓到,带到神域,剥皮刮骨,以儆效尤!”

“要知道,神域威严不容侵犯,九大势力的威严,更加不容挑衅,想来那人族小子以及他的而家人,恐怕再难活在这人世间了!”

这帝者中期的强者表现的有些惋惜,事实上,他如此表现,不过是为了给南斗大帝看的,而他说的话也是要提醒南斗大帝,敖家报仇之心非常的坚定,即便他们的四名弟子暗地里将山阳晓晓抓捕回来,南斗大帝可能也会看在敖家的面上不与之计较。

要知道,敖家可是也有领袖级别强者存在的。

既然那人族小子挑衅了敖家,同样也挑战了神域,像来南斗大帝也不会理会此事。

而对于那山阳晓晓,不过只是一个尊者巅峰的强者,即便是南斗大帝重视又能如何?难道他要因为一个尊者巅峰的强者,而得罪敖家吗?

听了这帝者中期的话,南斗大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思考了起来,两名帝者一看,便以为大帝将这件事放在心里了。

他们不相信南斗大帝对于虚空补给站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想来也是做了一番了解的。

南斗帝国虽然偏安一隅,但是对外面的消息,可是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发生在虚空补给站的事情,死者还是敖家人,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

想来南斗大帝也知道此时和那山阳晓晓有关,他们这番说辞,就是要让南斗大帝放弃干预此事,让他们自己处理。

“这件事和我们南斗帝国有和关系?”大帝突然转变了一种口吻说道。

这是一种冷漠的口吻。

刚刚还感受着大帝和蔼态度的两人,有一次愣住了。

不过话已经赶到这里了,他们不可能不回应,于是那名帝者中期接着说道:“难道大帝不知,当时和那人族小子勾结在一起的,正是南斗帝国走出去的天之骄女,山阳晓晓吗?”

Tags: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