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楚!

好清楚!

聂小雨短暂呆滞后,惊喜的看着陈冰,一把将镜子夺取过来:“小姐,你看看!”

她对着陈冰照去,陈冰看到镜子中无比美艳的自己,也是微微一惊:“这……这是我?”

“小姐,这就是你最真实的样子呀。”聂小雨喜笑颜开。

“我……我……”

我好美呀!

陈冰想说却不好意思说出口,此刻镜子里的她确实比铜镜中的要好看很多。

可以说,有了这面镜子,陈冰整个人,不,是所有女人都会自信很多!

甚至容颜不好的,也会知道哪里有瑕疵,去弥补自己。

“这是你做的?”曹夫人看了看镜子又看了看楚云,她微微一笑,眼角露出些许皱纹:“好清晰,可惜了,我老了……”

“夫人不老,依旧是貌美如花。”陈冰笑道,曹夫人保养的很好,年近五十,看起来依旧很年轻,只是岁月不饶人,有些皱纹是少不掉的。

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

“保养的不错,可要是有黄瓜就更好了。”楚云舒服的眯了口酒水:“要是有黄瓜,那保养起来可比你们这的胭脂水粉好多了,纯天然,无公害,那家伙,就算是八十岁皮肤依旧水灵灵的,那个光滑哟~”

唰唰唰!

突然,三道如刀刃般的犀利目光激射而来!

“何为黄瓜?”

曹夫人的眼神不再柔和,而是紧绷着,如母老虎一般深邃。

“说错了,是青瓜,青瓜懂没?”楚云笑道。

三女齐刷刷的摇头。

“何为青瓜!”

陈冰开的口。

她也是女人,躲不过去的,这个问题她太在乎了!

“我给你们青瓜,你们让我安心吃饭?”楚云问道。

点头!

三个女人不论老少,一起点头,似乎忘记了风雨楼还要作诗的事。

“就是它!”

楚云傲气的拿出一根又长又弯的黄瓜。

长的无比硕壮!

“有白衣的助行丹在,很多植物都可以催促生长,只是过去是用来催促药材的,现在却变成了烂大街的黄光……”楚云深吸口气,要是被前世的上官白衣知道,估计会活生生被他气死。

没办法。

楚云实在受不了这里的食物,黄瓜是他将泥土放入储物囊中,随身携带的,方便饥饿时,就地解决几口。

可是现在看来是没得吃了,他将黄瓜切片,以陈冰为例,轻轻的敷在她的脸上。

“什么感觉?哎呀,小姐,你快说说看,舒不舒服?”聂小雨好奇宝宝似的缠着陈冰追问。

半个时辰后,陈冰取下黄瓜片,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聂小雨咋咋呼呼的声音:“哇!水灵灵的,看起来真的比之前好很多。”

曹夫人伸手微微触摸陈冰脸颊,惊喜的道:“很有弹性啊!”

废话!

楚云没好气的摇头。

比美容,黄瓜自然不如龙国的诸多化妆品快速,但它天然无害就是最厉害的地方,此外,美容效果虽慢,但补水速度不是盖的,女人的脸,在补足水分后当然看起来顺眼很多,而且很弹~

“我也要!”聂小雨美眸紧紧的盯着楚云,就像是在看待稀世珍宝。

一旁,曹夫人也是一样,仿佛只要楚云敢说个“不”字,就会被大卸八块!

“你稍微矜持点,你是女孩子,知不知道女孩子不能随便的向男人要黄瓜?!”楚云苦涩着脸,取出一根黄瓜,咬了一口:“黄瓜不仅可以敷脸,还有别的用处。”

什么?!

怒了!

三个女人怒了!

如此珍贵之物,竟被这畜牲吞食下去!

“不准吃!”

三女齐喝。

“可是这就是主要用来吃的,我……”

楚云话没讲完,手中半根黄瓜就被聂小雨抢走了。

聂小雨神叨叨的道:“我知道不仅仅可以用来敷脸,光脸光滑还不够,若是有足够多的黄瓜,我要敷腿,敷腰,敷遍身。”

闻言,三女眸放精光。

这真是一个好主意啊!

“别这么看着我,真的数量不多,我才种一点点,我……”

楚云欲哭无泪,最后他幸幸苦苦种植的黄瓜,自己就品尝到半根,这三个娘们儿给他败光了。

“有六十根,一人二十,够用一阵子了。”聂小雨笑着看着两女,随后眸子转向楚云,笑容瞬间收敛,如地主婆一般,叉着腰肢:“你给我多种点,用完了就找你,没有的话,我就咬死你!”

“冰儿,此物若是真的可以大量种植,投放在你的商会贩卖,你说大良那些贵妇会不会给你带来巨大的收益?”曹夫人笑看着陈冰。

陈冰眸光猛的一亮,而后如吸血鬼一般看着楚云。

“我总得弄点种子出来晒干吧?不然很快就弹尽粮绝了……”楚云太后悔了,好好的为什么想不开,拿黄瓜装逼?

“镜子太大了。”陈冰笑脸盈盈的看着他。

楚云明白,这是奸商在看上黄瓜的同时,没把镜子忘掉:“可以做小,适合女子手持,还可以美化,做成不同形状,甚至投放在你们女人用的胭脂盒内,方便化妆,补妆,如此每时每刻都可以展现自己最美好的一面,随身携带。”

“你还是有点用的。”陈冰满意的拍了拍楚云的肩膀,像极了压榨奴隶的地主婆。

从这一刻开始,曹夫人立马对楚云改观。

从不看好重新对他喜爱有加,甚至尽力撮合他和陈冰,真的把他当女婿去看。

夜深。

陈冰拗不过曹夫人,无奈的和楚云同在一房。

四周都是怪异的氛围。

陈冰久久不语,但面色羞红的能滴出水来。

楚云则是像大老爷一样,躺在那张极大的床上,拍了拍身边的空位:“过来呀,老夫老妻的,怕什么?”

对他来说习惯了。

习惯了和陈冰睡觉。

可是陈冰……

“没想到你竟是如此轻浮之人!”陈冰咬牙道:“莫想轻薄于我,我陈冰虽不是什么才女,但此生只会崇拜德才兼备的男子,你若是真的想追求我,至少需要有表哥的那般真才实学。”

“他有个屁的真才实学。”楚云翻着白眼,黄瓜不仅仅可以吃,不仅仅可以敷脸的事还是卫升给他普及的,那时候他还是好学生,听的那叫一个面红耳赤。

“不许你污蔑表哥。”

陈冰轻斥一声:“没想到你不学无术,还会在背地里说他人坏话,我……我不愿再与你说话

。”

她不会骂人,良好的教养让她说出这种话,已经是动了极大的怒火。

“冰儿,冰儿……”

“呼呼!”

楚云已经睡着,发出轻轻而均匀的呼吸声:“我一定会带你回去,一定……”

“恶心人!”

陈冰气的莲足轻跺。

睡着了还想着骗她跑!

她不知道,楚云的危机感十分严重,只有和她同处一房才会安心睡眠。

第二天,楚云还是无心学习。

陈冰无奈,只能带着他和聂小雨一起回到陈家。

告别曹夫人,马车一路颠簸,突然急停。

“怎么了?”

聂小雨自马车内露头,看到李安,眉宇间飘过一阵厌恶。

“陈大小姐,明天风雨楼,你可别不敢来。”李安冷笑道。

陈冰露头,同时露出马车内的楚云。

看到楚云和陈冰同坐一辆马车,还坐在陈冰身边,李安浑身都不舒爽!

这种被人抢夺女人的感觉,让他双眸露出凶光:“小白脸,明天我在风雨楼等着你,你要是不敢来,就算是你躲到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揪出来!”

“知道了。”

楚云无所谓的摆手,这种小孩子挑衅人的把戏,已经无法刺激到他。

“你这是什么态度?怎么和我家公子说话的?”李安身边的两人之一,指着楚云怒斥。

这两人仿佛形影不离的跟着李安,一个有着古武一段的修为,算是入了武者的门槛,看样子是李安的保镖,另一个人则是没有修为,看起来像个文人。

说话的是武者,但他那点修为,在楚云眼中连炮灰都算不上。

“李莽,你退下,你可是武道大家,可别吓唬到了小白脸,要是提前把他吓跑了,明天公子我可就没有乐子了。”李安看楚云不做声,还以为被自己的武者震慑住了,笑的更加的阴阳怪气,满是得意之状。

“二笔!”

楚云无奈摇头。

“你……你敢骂我?!”李安怒斥道,而后对着身后文人道:“李画先生,我读书颇久,但这个词还是第一次听说,敢问何为二笔?”

文人李画摇了摇头,歉意的道:“公子恕罪,我也不知。”

“不管了,这小子看看说话的态度不好,这句话一定不怀好意,我不会放过他!”李安指着楚云道:“你给我下来!公然骂本公子,今日不教训你一二,你是不知道本公子是你惹不起的人!”

“没文化真可怕。”

楚云慵懒的道:“笔为何物?”

“自然是用来书写的。”李安愣神道:“你休想以此逃脱罪名!”

“笔可以书写,书写山河,书写人物,书写诗词歌赋,笔是才华的象征,是你肚子里有多少斤两的象征,一笔只是表达一个人拥有常人的才华,而二笔则是表达此人是个才子,拥有着常人所无法企及的才华。”楚云笑道。

啥?!

李安听后内力狂喜!

恨不得大声告诉所有人,我是二笔!

我是二笔啊!!

Tags: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