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林老头和林安国去卖野猪肉的事儿,林安栋也问起了林安家的情况。

这回不用马大梅多说,杨云芳就把林安家现在的情况给说了一遍,知道林安家没有生命危险,林安栋也放了心,到底是自家兄弟,林安家真出了啥事儿,他这个当弟弟的心里也不好受。

“那二哥啥时候才从急症室出来啊?”

“不知道呢,护士也没说,算了先别说这些了,先吃饭吧。”

毕竟是冬天,从家里带过来的饭菜拿到镇上自然是冷了,这不马大梅拿了林安栋带来的搪瓷缸子还有暖壶去装开水去了,打算泡点开水把饭吃了。

林安栋见状就道:“娘,你别去装热水了,小妹告诉我医院有食堂的,你把饭菜拿去食堂跟人师傅好好说说,师傅就能帮你把饭菜给热了。”

马大梅的第一反应是,“要钱不?”

这刚交了好几十的住院费,马大梅还心疼着呢,要是要钱,还不如开水泡泡。

“不知道啊,不过应该不要吧,要不你去问问?”

这回没让马大梅自个去,杨云芳就主动带着二丫他们去医院的厨房找师傅热饭菜了,四丫也想去,但她不知道如何开口,从道歉说她自个错了那一刻起,林四丫就一句话也没说过。

她不说话,马大梅他们也没理她,当她不存在,林四丫现在都已经分不清楚自己做这一切是为了啥了。

明明她只是想家里的日子好过点,只是想让家里有肉吃,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难道真是她的错吗?还是说她重生就是个错误?

海边短发少女与她最钟爱的帽子

既然是个错误,那上天为何还要这么安排?还要让她带着上辈子的记忆,难道还是说她的记忆真的只是她做的一场梦?

毕竟上辈子的事情,这辈子一次也没发生过。

他们不用分家,就能读书,不用分家就能吃肉,她娘也能挣钱,也没人坑害他们二房…

林四丫陷入纠结之中,等杨云芳喊她吃饭的时候,林四丫才恍恍惚惚的回神,轻唤了杨云芳一声,“娘。”

“吃饭吧。”到底是自个肚子里出来的,四丫这么自责,杨云芳心里也难受,毕竟她也是个孩子,好吃也正常,懂啥呢?

林四丫摇了摇头,“我担心爹,吃不下。”

杨云芳叹了口气,“四丫,我知道你吃不下是因为你心里难受,你也不想你爹出事,但已经发生了,你吃不下咋行?你要是倒下了,谁跟我一块照顾你爹?知错就改这是个好事,以后别再犯就行了,知道吗?”

林四丫吸了吸鼻子,一把抱住杨云芳,闷闷道:“我知道了娘,我会好好照顾爹的。”

如果说她的记忆真是错误的,那以后不再相信不就好了。

杨云芳欣慰的摸了摸林四丫的头,督促她快点吃饭,而旁边的二丫三丫见了啥话也没说,但四丫做的事儿到底在她们心里留下了疙瘩。

半个小时后,林安家被推入了普通病房,于升荣去瞅了林安家一眼,便先回去了。

他走后不久,去肉联厂卖野猪肉的林老头和林安国这会儿卖完也猪肉,往医院来了。

两小时后,一直昏迷不醒的林安家总算是醒来了,等他一睁眼就看见床前围着的林老头等人,张了张嘴,结果半天也没吐出一个字来,过了号一会儿林老头他们才听清楚林安家说的话,“四丫…四丫有没有事…”

躲在杨云芳后头的林四丫听见这话,顿时泪流满面,也不再躲着了,冲到床前,“爹,我没事。”

看见林四丫没事,林安家点点头,强撑着要坐起来,杨云芳立马制止他,“她爹,医生说了你不能动。”

“不能动就好好躺着,别逞强,这住院费花了好几十呢,你要是随便动,回头又得花几十块钱,你当着钱大风刮来的啊。”马大梅本来就一肚子怨气,现在林安家醒了,这气能不冲他发吗?

林老头咳嗽一声,“老婆子,你少说两句,老二都已经这样了。”

“不说他能长记性?多大个人了,不知道危险啊,跟着四丫往山里去,你以为你福大命大?要不是你沾了你小妹的福气,你这会儿就得让我和你爹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

一会儿改,来不及啦。

马大梅和杨云芳纷纷点头,那护士继续道:“那病人家属去门口缴费处交钱办理住院手续。”

护士说完就匆匆走了,马大梅和杨云芳她们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杨云芳才道:“娘,那我去办住院手续了。”

“你在这守着,我和老五去就行了。”

好在马大梅喊上了林小兰一块过来,不然马大梅还真找不到那个是缴费的地方,等她给林安家办好了住院手续回来,于升荣就道:“既然安家没啥事儿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于升

荣要回去,马大梅也不能强留,只好跟人道谢一番,然后于升荣离去。

然而人刚走没一会儿,于升荣又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个林安栋,看见他,马大梅惊奇的很,“老三,你咋来了,不是让你留在家里吗?”

林安栋大大咧咧道:“来给你们送饭。”

马大梅狐疑了一下,知道是林娇娇说的后,马大梅心里暖呼呼的,要不是于升荣这个外人在,马大梅估计可能又要骂儿子了。

于升荣也知道他们有话要说,便道:“那既然安栋你也找到你娘她们了,你们慢慢聊,我先回去了。”

人刚转身,林安栋就喊住了他,“队长,你先别急着回去,我也带了你的份,你要回去也等吃了再走。”

于升荣哪敢吃饭啊,林安栋给自个家人送的,他一个外人吃合适吗?当然是不合适。

最后林安栋好说歹说,于升荣才相信林安栋真带了他的那份饭,接着马大梅也从林安栋的嘴里知道了,林老头和林安国去肉联厂卖野猪肉了。

马大梅不用想,也知道是她闺女安排的,毕竟家里这些事儿,自个老头子可是都不管的。

Tags: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