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利兰刚才被吓了一跳的气总算出了,笑着问道,“非迟哥,你们怎么在这里?”

“接园子去公司开会,”池非迟道,“小哀,把储物格里的文件袋给小兰。”

灰原哀将放在膝上的电脑挪到一边,探身拿了储物格里的文件袋,递出车窗。

“这是毛利老师让我收集的资料,”池非迟对毛利兰解释道,“麻烦你们带回去给他。”

“啊,好的!”毛利兰接过文件袋拿好。

铃木园子用手帕把脸上的口红擦掉,拉开车子后座车门,上车后探头打招呼,“小兰,那我们就先走了,明天见!”

“明天见!”毛利兰带着柯南笑眯眯目送车子离开。

车里,灰原哀盯着电脑上刷帖子。

这个论坛板块本来就是用来讨论雇佣兵之类,气氛很中二……但那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挂上去的资料包已经有人付费下载了。

看评论,为故事来的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中二少年只浏览了目录就决定付费。

帖子下面的回复里一片好评,这份资料确实够多也够面,整理得也很好。

她现在已经收入300多美金了,等热度上去,帖子排名往上升了之后,收入涨的还能再快一点。

花衣Evelyn走过初秋

……

THK娱乐公司。

诺大的会议室里,除了股东和小田切敏也这个社长以外,相关部门的负责人都在。

池非迟参加会议时,把灰原哀也带了进去。

这是他之前跟灰原哀、小田切敏也、森园菊人、铃木园子说好的,让灰原哀跟进去旁听,看看灰原哀对公司运作有没有兴趣。

其他员工见池非迟带了个小女孩,有些意外,不过也没有多问。

之后就是漫长的会议时间。

《跨界歌王》综艺节目第一季已经结束,各部门总结汇报,顺便说说对第二季的筹备进度。

还有音乐方面的汇报、艺人方面近况汇报、公司财务汇报、电影拍摄进度和支出情况、近期优秀的项目策划……

原本池非迟、铃木园子、森园菊人是不用参加这种会议的,不过小田切敏也在综艺节目快播放结束的时候就发出了通知,将这次会议定为定期会议。

理由也很充分:公司刚成立就获得这么大的成功,他需要把吉祥物们摆出来听听成果,表示他对这次成功的重视,激励员工再接再厉。

没错,他们就是过来当旁听吉祥物的。

两个小时后,总结汇报会议结束,各部门负责人离开会议室,接下来才是股东会议。

小田切敏也站起身,将一叠复印好的资料一一递给池非迟、森园菊人、铃木园子,见没有其他人,懒得再维持社长的严肃形象,伸了个懒腰,“你们先看看吧,要不要换个小一点的会议室?”

“不用麻烦,”森园菊人也不维持形象了,拿着文件夹站起身,一边看文件,一边在过道上走着,“我站一会儿,坐得骨头都快僵了。”

铃木园子更加直接,懒洋洋趴到桌上看文件,“这种会议真的很无聊耶……”

灰原哀也打了个哈欠,转头看旁边依旧坐得端正的池非迟。

嗯,还是她家非迟哥沉得住气。

池非迟随便翻了一下文件内容,就随手递给了灰原哀,“你也看看。”

小田切敏也抬眼看到,失笑出声,“你真的打算把自家妹妹从小培养啊?不过她这个年纪就开始接触,会不会太小了一点?”

“刚才那个会议就已经够无聊的了,你小心适得其反,激起小孩子的逆反心理,”森园菊人说着,直接坐到会议桌上,笑着朝灰原哀眨了眨眼,“小小姐要是觉得无聊,我可以让人带你去公司转转哦。”

“我不会觉得无聊,”灰原哀没有受森园菊人蛊惑,低头翻开文件夹,“不过这应该是公司机密决策吧,就这么让我看了?”

“有什么关系?”铃木园子摆了摆手,换个了姿势趴,活像条咸鱼,“反正股东就我们四个人,又都是朋友,不用在意那些规矩。”

灰原哀抬眼一看,这边铃木园子咸鱼趴,那边森园菊人直接坐上会议桌,小田切敏也也懒散靠着椅背,就连池非迟将文件甩给她之后都跑到窗户前抽烟了,毫无股东会议该有的严肃,“你们不担心我把决策泄露出去吗?”

小田切敏也看着灰原哀的淡定脸,深深叹了口气,“小哀啊,你有非迟那么一个哥哥,压力很大吧?我觉得小女孩还是活泼一点比较好,不能学他。”

“你们想多啦,”铃木园子趴着看资料,替池非迟摘锅,“这个小鬼以前就是这个样子。”

“是吗?”森园菊人随手端了茶杯,“我一直觉得和辉就够懂事了,小哀这是懂事过头了吧……”

灰原哀:“……”

喂喂,能不能重视一下她提出的问题。

这三个人聊天偏题严重!

“他们当然不担心,”池非迟背靠着窗户抽烟,“如果你出问题导致项目失败,一切损失由我承担。”

灰原哀一愣,才反应过来池非迟是在回答她的问题,“我不会说的。”

“我姐姐小时候被坏人骗过,去我老爸办公室里看了一份资料,告诉了对方,虽然挽留及时,但还是造成了将近十亿日元的亏损,换作非迟哥,大概也能亏得起吧,还可以花钱买教训!”铃木园子笑眯眯地揭了自己老姐的丑事,说实话,她还真没觉得灰原哀随便透漏机密的后果会承受不起,只要不伤到根基就行,“对了,非迟哥,你不再看一下议案资料吗?”

“这个议案就是他提出来的,”小田切敏也道,“他看不看都可以,我们还是抓紧时间看完,晚上还有一个庆祝综艺节目大获成功的庆祝宴会,你们再怎么忙,也得去一趟。”

接下来没人再说话,静静把小田切敏也发的资料看完。

这就是关于阴阳师IP运作的议案。

在这个世界有前例,《假面超人》就是一个火爆的IP,但只在电影、周边等东西上有所发展,跟池非迟前世接触到的迪士尼还差得远。

对于‘阴阳师’这个IP,池非迟还是打算从影视入手,可以带动音乐唱片、现场舞台剧。

之后推出玩具、服装、饰品、家具、文具、食品等周边产品,不一定要自己做,可以进行商业授权。

这就涉及到产权问题。

解决这个问题,有一个现成的助手——真池集团跨国法务部门!

只要一侵权,就搜集证据,往死里告,死死将这块利益抓在手里。

另外,网络游戏等涉及到网络方面的项目,可以交给安布雷拉,而主题公园、主题度假村正好撞上了铃木财团的专长。

不过,THK并非隶属于真池集团、安布雷拉亦或者铃木财团,如果要借人家的力,就要给予利益。

具体给予多少利益,就是今天股东们该商量的事。

小田切敏也见森园菊人、灰原哀、铃木园子把议案看得差不多了,出声道,“既然就只有我们几个人,那会议就简单点,第一个问题,这个议案可不可行?如果想要做好,投资可不是之前的综艺和电影能比的,一旦失败,THK娱乐公司的根基都会受到动摇,THK娱乐公司在行业里还是新秀,遭受那么大的失败,员工的信心也会遭受很大的打击,当然,成功所得到的回报也很丰厚,这些在议案里有,大家可以好好考虑,要不要尝试?”

池非迟回到座位间,将烟按熄,“我是提议人,既然提议了,就代表我的态度,接下来听你们的看法,我可以保证一点,我有渠道提供世界最顶级的电影特效,费用先欠一部分也没关系。”

“就算失败了,我们也比其他公司更容易缓过去,更容易承受失败的结果,THK公司也不用担心资金问题,”铃木园子难得认真,“我可以找我老爸商量,让银行给我们批准贷款,非迟哥那边也是一样,我觉得可以尝试。”

“我也同意,但有一个问题要考虑到,阴阳师和民间怪谈是本土文化,以我们公司的实力,只要剧本、拍摄、后期制作、宣传都跟上,在日本境内的成果不会差到哪里去,”森园菊人提醒道,“不过想推行到国外会很难,特别是西方国家,在文化差异的影响下,他们不一定能够接受阴阳师,如果是吸血鬼、天使或者恶魔之类的题材那还好一点。”

池非迟看向灰原哀,“小哀,你有没有什么看法?”

“既然日本境内失败的可能性不大,我觉得可以试,”灰原哀小脸认真,“要说问题的话,我觉得还有一个要注意的问题,就是面向的人群得年龄段,据我了解,假面超人能成功,很大原因是因为他们面向的是孩子这个群体,而无论是玩具、主题公园,都少不了5岁到12岁的孩子的支持,阴阳师这个题材对于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会不会有点难以理解?”

“不错啊,小哀,”森园菊人笑着赞叹一声,看向池非迟,“能不能解决?”

池非迟点头,“看剧本策划。”

那些都是之后要考虑的事。

“我也没意见,那就试一试,”小田切敏也低头看放在桌面上的议案,“接下来是跟真池集团、安布雷拉公司和铃木财团的合作问题……”

“弃权。”池非迟很干脆地弃权。

合作可以得到不少便利和帮助,但同样也要分出一些利益。

他是不亏,也就是钱进左口袋还是进右口袋的区别,但对于小田切敏也和森园菊人来说,要不要合作、怎么合作、双方占多少利润这些事都要考虑好,他不适合表态。

Tags: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