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陆尘单手支撑板凳,整个身体呈斜着,一记边腿横扫王莽,王莽腾出手,抓向陆尘的鞭腿,可是他明显低估了这一脚携带的力量。

王莽感觉手臂发麻,蹭蹭后退几步。

王莽后退几步,感觉气血有些上涌,连忙运转功法,压制体内沸腾的气血。

“王莽师兄被击退了”

这一幕落在瑶池圣地弟子眼中,他们露出愕然之色,强如王莽都被击退了吗,那么这个青年真的很强,绝非等闲之辈。

陆尘击退王莽,乘胜追击,捏拳印,血气震动,对着王莽的脸部呼啸而去。

王莽身体爆退,化作一道影子,而陆尘同样化作影子,两人在酒楼外激战,拳脚相交,都没有动用武技,完是用蛮力对轰。

沉闷的**声不断地响起,同时还有闷哼声。

这里发生的战斗,吸引了周围无数人的注意力,他们从远处汇聚而来,看着在空中交战的两人,很多人疑惑这里为何发生打斗。

不是除了比武台之外,严禁打斗吗。

有旁边人告知他们详情,得知缘由的人都懵逼在原地,这人谁啊,吃了豹子胆吗,居然还想圣女殿下过来给他斟酒。

吐舌搞怪美女飘逸长发清凉背心户外嬉戏写真图片

他们关注上空的战斗,但是两者交战的速度太快,元神境以下的武者根本看不清楚。

隐藏在暗中的王者人物大吃一惊,很难相信眼睛看到的一幕,那个狂徒下手的速度太快了,简直就是碾压性的战斗,拳头如雨点,连续落在王莽的脸部。

“噗”

一分钟不到,一道人影发出惨叫,直接横飞出去。

“王莽师兄败了”

周围瑶池圣地弟子,发出惊呼声。

当那道身影落在地面,他们认出这是王莽师兄,主要是一身白衣很醒目,但是很快,他们就不忍直视了,只见王莽的脸部肿胀如猪头,青一团紫一团,尤其是眼眶的地方,更是肿了起来,根本睁不开眼睛。

王莽躺在地上直哼哼,脑袋嗡嗡的,最终头一歪,昏死过去。

“抬走,下一个”陆尘立于空中,背负双手,如同一尊少年皇者,锋芒逼人。

原先的几个弟子,早已经傻眼。

连王莽都败了,还有谁来对付这狂徒。

先前放狠话的弟子,张口就来:“猖狂之人,你别嚣张,你等着王龙师兄出来,到时候定要…呜呜呜。”

可是,话还没有说完,旁边的弟子连忙捂住了他的嘴巴。

这个乌鸦嘴太灵验了。

先说吴邪会把此人打得满地找牙,结果吴邪被打碎了满嘴的牙,然后说马龙师兄会把此人打成熊猫眼,马龙师兄成了熊猫眼。

然后说王莽师兄会把此人打成猪头,结果王莽师兄被打成了猪头。

现在无论如何也要让这个乌鸦嘴闭嘴。

在外面的激战,虽然持续很短时间,但是已经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力,很快很多人都知晓了圣城来了一位狂徒,不过,这狂徒实力很强,短时间还无人拿下。

连败圣地三位战力不凡的超凡境圆满弟子。

一时间,所有人蜂拥而来。

当中包括了很多来圣地考核的弟子,比如自恃不凡的天骄,亦有皇者后辈。

“年轻人,实力不错,可是,圣城并不是你嚣张的地方”一个老者显现出身形,气机强大,这是一尊绝顶王者,看着陆尘开口说道。

“还请长老出手,拿下此人”

一群瑶池圣地的弟子看到老者,一同开口道。

陆尘看着对方,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要出手吗,你如果出手的话,我无话可说。”

陆尘一句话,堵住了对方的后路。

……

圣城某处,这里是一处酒楼,环境典雅,一间温馨的包厢里,坐落着男女二人,男子是一位青年,大概三十岁的模样,相貌堂堂,器宇轩昂。

至于女子,身穿一身蓝色衣裙,身上带着圣洁的气息,五官精致,明眸皓齿,美貌如花,宛若一位圣洁的仙子,端庄的坐在一块柔软的毯子上。

桌子上,摆着一桌美酒佳肴,香气四溢。

“妹子,别来无恙,四年没见,你越发的漂亮了”青年开头说道。

圣洁女子红唇轻启,道:“哥,父皇还好吗。”

“嗯”

青年点点头,道:“你入了瑶池圣地,皇宫内到是少了几分生气,父皇站在皇城上,时常念叨你的名字,虽然嘴上不说,但我看得出来很思念你。”

这对男女是兄妹。

男的叫柳成,柳氏皇城的太子,而女子则是柳倾城,瑶池圣女,柳成因为瑶池圣地开山门,特意来圣城与妹妹想见一面。

柳倾城眉毛弯弯,低声道:“哥,不用愁然,我最多还有一年时间,就可以出师了,到时候我会回皇朝看望父皇。”

“这就好”柳成点点头,随后打趣道:“转眼间你也二十四了,在瑶池圣地四年,有没有心上人。”

柳倾城微微一笑,明艳不可方物,道:“哥,别开玩笑了。”

柳成笑道:“也对,妹子你的师父是姚曦仙子,荒域至强榜第一,无人可撼动其位置,寻常人还真的配不上你,哈哈。”

咚咚!

突然间,外面传来敲门声。

“进来”

柳成开头道。

嘎吱!

门开了,站在外面的是一位翩翩公子,他笑嘻嘻的说道:“柳兄,我本来不想打扰你与令妹叙旧,可是圣城发生了一件怪事,我不得不来通知你。”

门口青年气质出尘,同样是一位皇朝太子,与柳成在外游历结交为兄弟。

柳成问道:“什么事。”

吴俊微微一笑:“圣城出现了一位胆大包天的狂徒,指名道姓要你妹妹去给他斟酒,现在事情闹大了,这狂徒到是有点本事,如今还无人镇压。”

“什么,要我妹妹去给他斟酒,把我妹妹当什么了”柳成一听,当即眉宇竖起,杀气腾腾。

他最疼爱的就是妹妹柳倾城了,如今居然有人敢口出狂言,这是找死呢,还是找死呢。

旁边,柳倾城黛眉微微一憋,很显然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提这种要求,这是把她当成风月场所的女子了吗。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胆大包天的混蛋,我单手镇压他”柳成站起来,就要出门,临走前开口道:“妹妹,你等着,我去镇压他。”

说完,就跟着兄弟吴俊一起离去了。

Tags: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