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盗章节,一个半小时后替换)

霍家有家规男丁有子四十前不可纳妾,年轻公子院中更是不能放女子,成亲前只能由小厮服侍。而霍湛作为嫡长孙更是率先响应祖父朴素的作风,院中除上年纪的老仆以外就只有一个小厮一个书童而已。

看着带着护卫走进书房的那个女子的身影,霍湛只觉太阳穴一阵阵隐隐作痛。

这还是他这个院子第一次出现女子,而第一次出现还就深入到了他如此私密的地方。

因为家中的这种作风,他从小就不习惯女子的靠近,更看不惯陈子楚那些人风流肆意的作风。每次就算出去应酬,看着那些诗酒风流左右拥抱的公子哥都心生不快。

温柔乡,英雄冢。

这一切都不过是会让修行者的剑变钝的阻碍罢了。

而就在初阶大典之中,在嬴珣身边第一次看到这个和周围男子格格不入的少女之时,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快从他心中油然而起。

这是属于他,属于他们的领域。

那个女人根本不该踏入。

但这个女子不仅踏入了,还想窥探那个最高的位置。

不仅想要窥探,还走到了现在。

温润如玉秋日白嫩少女空气感清新写真

任何的阴谋似乎都不能阻挡她的脚步。

霍湛死死看着在他书桌前停下脚步的少女,书房的门在他身后缓缓合上,门缝外传来老奴不安的声音。

“公子……这是……”

“把门关好,所有人退后十丈,守好院门不许任何人靠近,如果走漏一丝风声我拿你们是问!”霍湛冷酷地命令道,外面的下人唬了一跳,连忙牢牢关上书房们,再也不敢窥探里面一丝光景,只将两个少年和一个少女留在里面。

确认门外下人的脚步已经走远,霍湛调动身真元设好屏障,随后才冷冷看着书案前转身静静注视他的那个少女。

“如殿下所愿,这里是我的书房,不会有任何人进来隔音更是极好,”霍湛看着嬴抱月沉声道,“但我太久没出去家里人想必会起疑,殿下有什么话还请快点说。”

“还是霍大公子不介意将不能见人的事公之于众呢?”

刚刚在院中,这个女子故作玄虚地甩出那么一句话,让周围下人的脸色都变了,霍湛不得已只好单独将这个女子带至他的书房。

但现在想来他刚刚的反应实在是太大了一些,这个女子明明不可能知道些什么。

想起刚刚下人们的神情,霍湛糟心地捏了捏眉心,觉得他恐怕是最近太累身体出了些问题,有些精神不济才被这女子钻了空子。

书房的房门关紧,偌大的空间中就只剩下他、嬴抱月和归辰。

昏暗的光线里,看着书案边势单力薄的两人,霍湛忽然找回到了状态,只觉他刚刚一瞬闪过的担忧简直有些可笑,

他是一个等阶六甚至马上有望成为等阶五的修行者,而对面只是一个等阶七的女人,和一个等阶九什么都不是的护卫。霍家有家规男丁有子四十前不可纳妾,年轻公子院中更是不能放女子,成亲前只能由小厮服侍。而霍湛作为嫡长孙更是率先响应祖父朴素的作风,院中除上年纪的老仆以外就只有一个小厮一个书童而已。

看着带着护卫走进书房的那个女子的身影,霍湛只觉太阳穴一阵阵隐隐作痛。

这还是他这个院子第一次出现女子,而第一次出现还就深入到了他如此私密的地方。

因为家中的这种作风,他从小就不习惯女子的靠近,更看不惯陈子楚那些人风流肆意的作风。每次就算出去应酬,看着那些诗酒风流左右拥抱的公子哥都心生不快。

温柔乡,英雄冢。

这一切都不过是会让修行者的剑变钝的阻碍罢了。

而就在初阶大典之中,在嬴珣身边第一次看到这个和周围男子格格不入的少女之时,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快从他心中油然而起。

这是属于他,属于他们的领域。

那个女人根本不该踏入。

但这个女子不仅踏入了,还想窥探那个最高的位置。

不仅想要窥探,还走到了现在。

任何的阴谋似乎都不能阻挡她的脚步。

霍湛死死看着在他书桌前停下脚步的少女,书房的门在他身后缓缓合上,门缝外传来老奴不安的声音。

“公子……这是……”

“把门关好,所有人退后十丈,守好院门不许任何人靠近,如果走漏一丝风声我拿你们是问!”霍湛冷酷地命令道,外面的下人唬了一跳,连忙牢牢关上书房们,再也不敢窥探里面一丝光景,只将两个少年和一个少女留在里面。

确认门外下人的脚步已经走远,霍湛调动身真元设好屏障,随后才冷冷看着书案前转身静静注视他的那个少女。

“如殿下所愿,这里是我的书房,不会有任何人进来隔音更是极好,”霍湛看着嬴抱月沉声道,“但我太久没出去家里人想必会起疑,殿下有什么话还请快点说。”

“还是霍大公子不介意将不能见人的事公之于众呢?”

刚刚在院中,这个女子故作玄虚地甩出那么一句话,让周围下人的脸色都变了,霍湛不得已只好单独将这个女子带至他的书房。

但现在想来他刚刚的反应实在是太大了一些,这个女子明明不可能知道些什么。

想起刚刚下人们的神情,霍湛糟心地捏了捏眉心,觉得他恐怕是最近太累身体出了些问题,有些精神不济才被这女子钻了空子。

书房的房门关紧,偌大的空间中就只剩下他、嬴抱月和归辰。

昏暗的光线里,看着书案边势单力薄的两人,霍湛忽然找回到了状态,只觉他刚刚一瞬闪过的担忧简直有些可笑,

他是一个等阶六甚至马上有望成为等阶五的修行者,而对面只是一个等阶七的女人,和一个等阶九什么都不是的护卫。

“殿下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思及此,霍湛眼中露出一丝不耐烦。

就算这个女子想作妖,她又能把他怎么样?他虽然对她的确有敌意,但他在外没有丝毫纰漏,一个没有丝毫助力实权的公主,她又能发现什么,又敢对他说些什……

“听说丹阳城前日有一户乙姓世家忽然搬家了。”而就在这时,站在书案前的那个少女抬头看向他,笑了笑开口道。

“殿下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思及此,霍湛眼中露出一丝不耐烦。

就算这个女子想作妖,她又能把他怎么样?他虽然对她的确有敌意,但他在外没有丝毫纰漏,一个没有丝毫助力实权的公主,她又能发现什么,又敢对他说些什……

“听说丹阳城前日有一户乙姓世家忽然搬家了。”而就在这时,站在书案前的那个少女抬头看向他,笑了笑开口道。

Tags: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