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鸿啸对着投影仪上的ppt,讲解道:“这两年,省厅通过各地的汇总,发现省内潜藏着一个大型制贩假药的犯罪集团,听清楚了,是犯罪集团,不是犯罪团伙。”

说到这,俞鸿啸顿了一顿,冲着后勤妹吴菲使了个眼色。

吴菲就起身,将一份份资料依次分发给了众人。

宋澈翻过资料扫了一眼,首先注意到了一张金字塔式的组织构架图。

构架中的中间一层,其中赫然有仁英集团董事长郭常纲的大名!

在郭常纲的下方,则是李东、郭天等分支下线,并且被标注了“x”,示意已经落网!

至于郭常纲的上家,却是一个代号“药神”的神秘人物!

“这个犯罪集团的组织构架相当森严且庞大,我们这次对付的仁英集团,还仅是其中一个分支,我本来试图通过郭天、李东等人,将郭常纲绳之以法,再以郭常纲打开突破口,揪出潜藏在他背后的上家“药神”,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目前依旧没有确凿的证据,可以定郭常纲的罪名!”

俞鸿啸皱眉道:“小葛,你再具体讲解一下你们云州警方,目前对仁英集团以及郭常纲调查掌握到的情报吧。”

葛中原丝毫不介意被唤作小葛,规规矩矩的站起来,道:“报告俞厅,经过我们几天来,对郭天、李东等人的高压问讯,基本已经查清楚了他们这个团伙的犯罪事实……”

“讲重点,说人话!”

“……可惜,迄今还是没有发现郭常纲本人直接参与犯罪的线索。”

可爱大方俏皮女学生

葛中原尴尬的道:“郭常纲比郭天更加谨慎小心,他平时呆在仁英集团,处理的基本都是正规合法的生意,此次抓获郭天等人,我们让郭常纲过来配合调查,他也只是宣称教子无方,把黑锅都扣在了儿子的头上。”

心够狠也够毒,危急关头,连亲生儿子都可以推出去当替罪羊!

其实,很早开始,宋澈就对直接扳倒郭常纲不抱信心了。

他在仁英集团潜伏了一个月,郭常纲就根本没有来医院走过。

换言之,郭常纲只是居于高层,幕后通过郭天,操控这个黑色医疗王国的运营!

“现在,郭常纲已经被释放,更不利的是,还打草惊了蛇,接下来郭常纲肯定会藏得更隐蔽,我们警方怕是很难从他的身上挖到线索了。”葛中原无奈道。

“所以,这条线就等于暂时断了。”

俞鸿啸总结道:“但不要灰心,既然这条线走不通,那我们就换一条,条条大路通罗马。”

话音刚落,技术男宋健就操纵笔记本电脑,切换了ppt,展示出了一张美女照片。

“这个女人叫许芊芊,目前是华丰药业集团在省城分公司的营销部负责人……”

听闻“华丰药业”,宋澈立时想到了那个中二豪门女,华无双。

“但这个许芊芊,背地里还有一层身份,是郭常纲的情妇,并且这两人还有一个私生子,或许就是有这个私生子的存在,导致郭常纲还能狠得下心牺牲掉郭天。”俞鸿啸颇有几分八卦狗仔的潜质,绘声绘色的道:“基本上,每一月,郭常纲都会去省城一到两次,在许芊芊家住几天,表面上,两人在医药方面有着商业合作,但私底下,我们怀疑许芊芊在郭常纲制贩假药的产业中,也有作案的嫌疑!”

“现在,我的计划是找人接近许芊芊,从这个女人的身上挖掘到郭常纲的犯罪线索……”

话到这里,俞鸿啸的目光扫过了在座的每个人。

摆明了,又要找卧底线人了。

“我和宋澈估计不合适了,虽然上次警方已经将知情的犯罪嫌疑人都抓获了,但难保消息不会走漏出去,更何况郭常纲自己也该猜到,我和宋澈在这件事里脱不了干系。”俞红鲤道。

俞鸿啸却还是看了眼宋澈,道:“据我们的调查,许芊芊有一个大哥,叫许步前,省城商界大佬,籍贯云州市青河镇。”

宋澈心里一动。

许步前,很耳熟的名字。

悉心一想,这不就是吴碧君的生父嘛!

这时,再迎上俞鸿啸意味深长的眼神,宋澈岂会不明白这老狐狸的意思。

他分明是想让吴碧君通过生父许步前的关系,接触到许芊芊乃至郭常纲的犯罪集团!

“小宋,我听说你之前租住在一个吴姓母女的家里,这对母女,和许步前的关系……”

“俞厅长,这件事,恕我无能为力。”

宋澈径直道:“你们让我去卧底当线人,我作为国家干部,自然责无旁贷,但是,我没权利要求无关人员,贸然参与这么凶险的案子。”

“小宋,你别忙着拒绝嘛,何不先找当事人通通气,没准,她也很愿意协助警方除暴安良嘛。”俞鸿啸做起了思想工作,“如你所说,选择权完在她的手里,谁都不能替她做主,包括你和我。”

“……”

貌似很有道理。

宋澈一时间也无从反驳。

但是,让他充当说客就甭想了!

“我可以去当说客。”

俞红鲤看了眼宋澈,道:“宋澈,我希望你明白,这是关乎我们能否破获这个犯罪集团的重要一环,省厅盯了这个犯罪集团长达几年,现在剑已出鞘,如果不趁胜追击,等那伙人回过气来,就会隐藏得更深更谨慎,我们没准就要前功尽弃了。”

“而且,现在对于商人许步前,我们暂时你也不清楚他本人是否参与了这个犯罪集团,假如,许步前也是这个犯罪集团的成员,万一哪天许步前跑去接近那对母女,后果你想过么?”

闻言,宋澈一时哑然。

Tags: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