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盟,一个很久以前便存在的组织,其目的,就是限制各个仙门进入世俗之后的行为。

虽然以前的世俗,不允许这些仙门强者展示自己的真正实力,但是,修行者毕竟是修行者,他们就算不显示真正的境界,身体也比世俗之人强大很多。

若是这些人来到世俗随意出手的话,就会受到来自仙盟的制裁。

不过,这个组织在长兴山出现之后,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因为长兴山也制定了一些限制仙门进入世俗的一些行为准则。

不过,在有些人的心目中,还是很在意仙盟的权威的。

仙盟的决策层一般由各个仙门中实力强大并且德高望重的人来担任,同时也在各个仙门之中遴选一些品行端正之人充当执事,来处理一些仙门事宜。

不过,这些年很少有人再提到这个组织,即便是仙门大比,仙盟的人也极少会参加。

如果不是祝氏兄弟今日提到仙盟,可能这些人都不会想到还有仙盟的存在。

“仙盟?”姜岩好像也很意外祝霖鹰提到仙盟,于是接着说道:“哈哈哈,你不是和我说笑的吧,这都多少年没有见过仙盟之人了,你今天居然向大家提到了仙盟?”

“难怪你们炎州直到现在还是一贫如洗,历届仙门大比中,也鲜有成绩优异者,现在我总算明白了其中的缘故。”

“那就是,人家长兴山根本不在意你们炎州。”

追梦的女孩的幸福感觉

通过姜岩的这席话,已经充分证明了仙盟此刻在众仙门之中的地位。

而且在姜岩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那些站在自己房门口的仙门子弟,也都向祝氏兄弟投去鄙夷的目光。

炎洲人自有自己的骄傲,这么多届的仙门大比,他们每次都只是委派后辈参加,金丹强者一个都不出席。

甚至那些其他仙门的人因为长兴山的关系,也很少和炎洲产生什么交集,金丹强者之间的交流,也是非常的少。

因此,长兴山对于炎洲的真正实力,也不是很了解。

当初那名长兴山的使者说道,他们对仙门九洲之中的金丹强者都有很详细的记载,这其中就不包括炎洲的金丹强者。

“哈哈,无所谓?看来,各位心目中早已没有了仙盟的存在,也罢,我们兄弟也就不多管闲事了,你们随意吧!”祝霖鹰说完,站回祝青燕的身边。

这时候,祝青燕却是不愿意了,他正要站出去说些什么,却被祝霖鹰给拉了回来。

“别去,让他们继续作!”祝霖鹰悄声说道。

其实,在此之前的情况是,姬家要处理包喜,姜家阻拦。

但是经过祝霖鹰这么一插话,连姜家的姜岩也想处理包喜了。

这当然是因为祝霖鹰提到了仙盟,而他们元洲人不管是姬家还是姜家,都是长兴山忠实的信徒。

为了彰显这一点,他们当然要展示一下对于仙盟的轻视。

“姬紫阳,现在我改变主意了,这个包喜,必须严惩,否则白家仙子不是白受欺负了吗?”姜岩看向姬紫阳说道。

姬紫阳对于姜岩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并不感到奇怪。

因为姜家对于长兴山的信仰,要比他们姬家更加的虔诚。

“师兄,你看,你不说话还好,一说话,他们都要处理这个凡人了!”祝青燕不满的说道。

祝临鹰也是无奈的摊了摊手,无言以对。

自从两兄弟来到这里之后,姬家的另外一名强者一直都没有说话,那就是姬紫月。

她的目光不断的在周围几个人身上转来转去,最后目光落在包喜的身上。

此时的包喜已经失去了生的希望,双目空洞的看着前方,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而他的舅舅姬杨,则是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姬家的两个少主。

注视着包喜看了一会的姬紫月抬头看向白芯说道:“白芯前辈,如何处理这个地痞,还是你们说了算,毕竟,你们是受害者。”

白芯一直皱着眉头,看着当前发生的一切,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思考着什么。

听到姬紫月的话,白芯目光也落在了包喜的身上,随后又向周围的人都看了一眼说道:“此时就此结束吧,我们也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多谢仙子,多谢仙子!”姬杨立即道谢,同时看向自己的外甥包喜呵斥道:“你个龟孙,还不赶紧感谢谢仙子不杀之恩?”

直愣愣看着前方的包喜这才反应过来,手足无措的看了现场的这些俊男靓女。

最后还是朝着白芯三人跪下说道:“多谢仙子,多谢仙子!”

“够了,走吧!”白芯厌恶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包喜一听,根本来不及惊喜,立即就要带着同样吓得不敢抬头的十几个流氓离开这里。

“等等!”姜岩的声音再次响起:“他们见到了我们,总不能就这么离开吧?”

“要是他到处宣扬今日的所见所闻,那岂不是要泄露我们的事情?”

姬杨一听这话,马上朝着姜岩跪下说道:“前辈尽管放心,我一定严加管束,一定让他们守口如瓶!”

包喜的动作还停留在将要离开的状态,但是内心近乎于崩溃。

往日的嚣张气焰,一点也看不出了。

“不行,元洲在此地的消息一定不能泄露,否则肯定会有不怀好意的人对我们产生觊觎之心,到那时,倒霉的可是我们元洲。”

“你们说呢?”

姜岩说着,目光投向姬氏兄妹。

“不错,姬杨,怪只怪你的外甥太不知好歹,也只能怪你们家的长辈对他太过于宠溺了。”姬紫阳看着姬杨说道。

这意思就是说,为了保密,姬家和姜家统一了意见,包喜必须死,不仅是包喜,他的那些同伴也得死。

此刻的他们一个个面如死灰却不敢言语。

“我奉劝两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一个女子的声音从房间的方向传来。

这声音一出现,就将所有的目光吸引过去。

当所有人的目光看到说话之人的时候,无论男女,都是眼前一亮。

因为这说话的人,却是一个绝色的女子。

“宁晓芙,你有话说?”问话的是姬紫月。

同样都是美人,从身材上来看,姬紫月丝毫不落下风,只不过,姬紫月一直没有以真面目示人,没有人知道姬紫月到底长什么样子。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肯定是个美人。

如今听到宁晓芙出现要阻拦他们,当然要提出疑问。

“要是放在以前,或许你们还真的可以将仙盟视作无物,在世俗为所欲为。”

“不过在当下,如果你们还要在世俗随意伤人,甚至杀人的话,恐怕后果很严重,严重到你们仙门都接受不了!”宁晓芙是带着一种蔑视的目光看着姬家和姜家人说的。

这让在场的人都感到奇怪,不知道宁晓芙这话是什么意思。

白氏的三人也好奇的看着宁晓芙,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宁晓芙在九大仙门之中也算是小有名气,她不仅是被称为明洲的第一天才,更重要的是,她的绝色美貌,一直都是仙门子弟倾慕的对象。

这点和白氏姐妹不同。

这些人倾慕宁晓芙之心,完是因为宁晓芙的容貌。

而对于白氏姐妹,更多的是因为他们修炼功法的特殊性。

这也是为什么白氏姐妹在遇到宁晓芙的时候,要多看两眼。

说起来,此时的始作俑者还是宁晓芙呢?要不是白氏姐妹多看了几眼宁晓芙,也不会被这些地痞给盯上。

“或许大家都知道,以前的华夏世俗界有个天庭和秦家在守护,如今天地环境恢复,允许筑基强者临世,你们当然可以轻视天庭和秦家的存在,”

“但是,请大家不要忘记了,如今的华夏,有个地方叫做七郎山!”宁晓芙很平静的回答道。

“七郎山?”听到这个名字,所有人都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

“听说七郎山有个叫赵北辰的,在地球环境还没有变好的时候,他就已经成为了修行者。”

“听说前不久夏家人在他的七郎山吃了亏,不知道是真是假!”

“这问题你当然要去问夏家,他们当然最清楚了!”

“还是算了,不要触霉头了!”

七郎山赵北辰,这里没有人不知道,因为他们的仙门早就已经注意赵北辰了。

可以说,从赵北辰在曲城东湖之上第一次战胜了坤沙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关注这个年轻的武者。

结果越是关注,越是吃惊。

十几岁的年纪,出色的容貌,独领风骚的实力,哪一样拿出来,都足矣惊艳各个仙门。

尤其是不久前针对夏家的那场战斗,当时可是有很多的仙门强者在围观的,他们回去肯定会将这件事报告给仙门的主事者。

这里的这些人,也都是各个仙门的佼佼者,当然知道赵北辰和七郎山的存在。

“你说的是赵北辰吗?不过是一个筑基强者而已,还不至于震慑我们这些传统的仙门吧?”姜岩很是不在意的说道。

作为姜家最年轻的长老,对于赵北辰之名,他姜岩当然知道。

赵北辰在世俗世界的一些所作所为他也都清楚,甚至于夏家人在七郎山受挫的事情他也知道。

不过要想让他忌惮赵北辰,他还做不到。

因为姜岩本身就是一名金丹强者,金丹强者怎么可能会在意一个筑基强者。

更何况,他们仅仅是暂时出现在这里,难道赵北辰还会跑到元洲之内找他们的麻烦吗?

“呵呵!”宁晓芙冷笑了两声说道:“据我所知,赵北辰手中有一枚长兴山的传送令牌,那可是长兴使者亲自送过去的,请问在场的各位,你们的家主,那一位得到过长兴山的传送令牌?”

“传送令牌?赵北辰居然得到了长兴山的传送令牌?”

“赵北辰已经得到长兴山的认可了吗?这还没有比赛呢?”

“如果赵北辰已经得到了长兴令牌,那我们比赛还有什么意义?”

宁晓芙要了摇头,很是无奈的说道:“你们想象力真是可怜,你们听不明白吗?”

“我说的是,咱们这些人参加仙门大比,还要千里迢迢的赶来卧牛山,还要在这里等待结界的开启。”

“而赵北辰却是不需要,通过长兴令牌,赵北辰可以直接传送到元洲大比的现场。”

“你们明白了吗?”

“什么?直接传送到大比的现场?这怎么可能?那可是只有长兴山的人才有的待遇。”

“就是,别说是我们,就是宗主或者家主要参加大比也要亲自前往,没有任何一个仙门拥有过这种特权。”

“这意味着什么?”

“长兴山竟然如此看重赵北辰?”

“一个世俗少年,竟然能够得到我们家主都得不到的待遇?长兴山到底看上了他哪一点?”

听了宁晓芙的话,又听着现场这些人的议论,在其中一个房间的门口,两名来自海底小世界祖洲祁氏的两名年轻人,表情有一些怪异。

他们就是来自祖洲的祁星旵(产)和祁星昰(是)。

他们可是知道,赵岩在此之前就已经得到过一枚长兴山的令牌,而且那枚令牌还是直接通往长兴山的。

而且他们也是真正见到过赵岩实力的人。

如今两个多月过去,赵岩的真正实力是否再次提高,他们不知道,但是,如果姜家和姬家胆敢在世俗闹事的话,赵北辰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而且他们也知道,赵岩是要参加大比的人。

之前他们还责怪赵岩抢了他们的名额,而现在,人家得到了长兴山的亲自邀请。

回想一下他们当初的那般小家子气,两人脸上都有些发烧。

这时候,有七道身影同一时间出现在了此地的上空。

现场的这些筑基强者,包括姬家和姜家的人在内,都选择闭嘴。

这时候,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看着白芯开口了:“白道友好像来晚了,怎么和这些后辈在一起?”

“姬丞师兄有礼,我们的确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没能和诸位相见,还请见谅!”白芯对着八名强者轻施一礼说道。

“哈哈哈,无妨,无妨,我们也不过是在山间走了走。”姬丞说道这里,看向姬紫阳和姬紫月说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姬紫月和姬紫阳赶紧恭敬的回答道:“回禀二长老,姬杨的外甥冒犯了白家仙子,我们正在讨论如何处理!”

姬丞听了姬紫阳的话,目光马上冰冷的看向姬杨。

姬杨在这一看之下,直接跪倒在地,面色通红,青筋暴露,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Tags: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