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sw蹲点的粉丝比较少,来了的也都是凑巧过来吃炸鸡的,这也是sw粉丝的一大福利了,除了追星还能用食物形成羁绊,可以说老板娘的炸鸡李梦龙这帮人隔三差五都还想吃的,更何况普通粉丝了。

至于来的人少主要是最近sw的各位都忙的厉害,金钟国在家坐月子,刘在石基本上不来,李梦龙和罗导在拍电视剧,少女们也忙着各自一滩的事情。

连最亲民的exid都在日本没有回来,所以sw内部的星味真的是淡的可以,不过当李顺圭和金泰妍出现的时候就不同了,出场仿佛自带发光体一般,瞬间几人就围了上来。

不过也就是那么几个了,甚至还有些稍微上年纪的只是打量了一眼就继续吃炸鸡了,似乎少女们还没有炸鸡来的吸引人。

“给我来个大份的!饮料……白水好了!”李顺圭揉了揉自己的小肚腩无奈的说道:“记账上啊!”

“呀,一天天就知道记账,店都被你们给吃穷了!”老板娘凌厉的声音从后厨就飘了出来。

李顺圭吐了吐舌头也不敢还嘴,老板娘那是想说谁就说谁,训李梦龙的时候不也跟训儿子似得,所以顶嘴是没有好下场的。

至于这个赊账的问题其实本身还好,李顺圭和李梦龙本身就是有着这个店的股份的,从分红里扣就好了。

最开始是因为李梦龙总不带现金,来了这吃炸鸡还总喜欢请客,所以一来二去的他就单独弄了个账本。

只不过这种点餐不用付钱直接说记账的事情有点拉轰啊,于是乎李顺圭等人就自然想尝试一下,所以李梦龙那个账本就多了九个人的。

这还不算完,因为公司的人也不少,来吃炸鸡难免有时候钱不够啊或者放在楼上了,虽然说一会送下来,不过还很麻烦,于是罗导最先利用了李梦龙这个账本。

接下来的后果就能预见到了,这个账本上的数字是越来越多,基本上现在sw的人下来吃炸鸡都是一句记账。

清纯美女性感蕾丝诱惑写实

不过还不至于赔钱,甚至李梦龙还能赚一点,因为大家一周或者半个月都是根据自己吃的炸鸡数量凑个整来清帐的,但是造成个后果就是老板娘的现金流总是出现点问题,尤其是盘账的时候,难受的紧。

最近她正猛抓这帮来赊账的蛀虫,李顺圭自然就是撞枪口上的那一批,看到李顺圭安静的走了过来,金泰妍不解的问道:“请大家吃些东西啊,我来叫!”

对于sw的这些趣闻粉丝们都耳熟能详,这种有人情味的公司特别招人羡慕,所以几个粉丝立刻拦住了金泰妍:“欧尼不要赊账啊,最近老板娘正抓这个事情呢!”

“还有这个说法呢?”金泰妍讪讪的笑了笑终归也没敢去尝试一下,从口袋里翻了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剩下的一张一万元的皱巴巴的纸币:“你们自己再填点去买吃的吧!”

“谢谢欧尼!”几个高中生都都很是感谢的说道,甚至有人还打算把这一万元收藏起来,毕竟也是金泰妍给的啊。

几个人凑了一桌,随着金泰妍二人甩开腮帮开始猛塞,几人虽然依旧有些紧张,但是至少能正常吃东西和说话了。

“欧尼们在公司干嘛啊?最近公司都冷清的很呢!”一位粉丝好奇的问道。

喝了一口矿泉水,李顺圭皱着眉头还是叫了一杯可乐,吃炸鸡喝矿泉水,这听着都不搭:“忙新专辑的事情!”

“欧尼们又要solo了吗?上次的专辑我们都有买的,除了歌曲只有一首有点少,其它都挺好的!”

“这次可不是solo哦,是我们少女时代回归!”金泰妍满足的用纸巾擦着油腻的嘴巴,虽然只是吃了一点点而已,但是真的不敢再吃了,否则回归的时候说不上是什么体形呢。

“哇哦!那真是太好了!”粉丝们的喜悦总是来的这么纯粹:“这次的歌曲泰妍欧尼满意吗?”

明显这几个人也是知道金泰妍挑歌的那个梗了,所以问的金泰妍一头的黑线,她是说满意还是不满意呢?不过好在主打歌还八字没一撇呢:“暂时待定,我们今天来这就是挑歌曲的!”

原本就纷乱的情绪,被粉丝们又疯狂吹捧一波后,就彻底乱掉了,幸福的坐在那张制作人才能坐的主位上,摸着身前冷冰冰的价值几亿元的录音设备,要知道这些按钮曾经她还不怎么敢碰呢。

越想心里觉得责任越大,金泰妍也忍不住的说道:“死矮子,你就看着吧,我一定会把这张专辑做好的,做成我们少女时代最好的一张……”

“呼…呵……”这就是李顺圭的回应,或者说是无意识的回应。

金泰妍极其艰难的回过头,看到李顺圭鼻子上那个忽大忽小的鼻涕泡泡时,差点就把身下的椅子给砸过去了。

老娘在这为了组合的未来殚精竭虑,你李顺圭就知道睡是吧?还在我发宏愿、凹造型的时候,能不能稍微严肃点!

李顺圭在车内揉着脑袋上的那个包,恶狠狠的瞪了眼金泰妍。而对方自然毫不客气的瞪了回来,这个死妮子还敢有什么意见吗?

再说没看到李梦龙把允儿调教的多乖,至少是在拍摄时期内,因为李梦龙可以用导演的是身份恶搞死允儿,现在她金泰妍也有了这个死克歌手的身份。

只不过她总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到时候万一让李顺圭几人多唱几次,会不会发生歌手集体暴打制作人的事情呢?虽然不敢肯定,但是这种可能性绝对是存在的。

“看车啊,我还年轻,才不想陪着你这个老妖婆一起玩完呢!”李顺圭大声的提醒着!

“切,稀罕!”

一路从sw公司拌嘴到了电台节目,最后又吵回了宿舍,经过前几天的聚集后,少女们姐妹间那点累积的多日不见的感情迅速转淡。

她们九个严格来说不适合长时间生活在一起,因为人太多了,而且又朝夕相处,很容易就开始消耗原本分开时积累的想念。

所以最好的模式就是少女们不时的回家住两天,想念的时候再聚起来,而现在就是各回各家的阶段,房间里难得的空旷了一些。

“我说你们两个能稍微消停点不?不知道浪费口水就是浪费粮食进而浪费生命吗?”李梦龙在房间里面探出头说道。

“哪都有你!”李顺圭直接把脚上的拖鞋甩了过去:“她金泰妍现在狂的没边了,当个制作人感觉都要上天了!”

“我愿意啊,我上天那是因为我轻!你这个死胖子!”

“呀!过分了啊,人身攻击是吧!”李顺圭回头义正言辞的说道。

“事实懂嘛!不服就上称,不比你瘦二两我金泰妍三个字倒着写!”

虽然金泰妍的态度极其嚣张,但是这话语就稍微怂了不少,什么叫瘦二两?这种语境下不应该说成瘦两斤吗?

只不过金泰妍又不傻,她哪里会比李顺圭瘦两斤,所以怂点就怂点吧,徐贤这时从楼上走了下来,到了一楼后就一路贴着墙尽量不引起二人注意的走了过来。

倒不是徐贤不想过去劝劝,而是这种事她已经经历了无数回了,她们少女们吵架往往到最后就有些各说各话了,原本到这种时候很容易吵出来真火的。

但是少女们很有心得,一般吵到这种时候就会直接向外寻找新的的矛盾点,也就是把内部矛盾化成一致对外,而这个外嘛,在最开始的时候徐贤经常充当!

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徐贤这都不知道吃了多少了,所以智商极具上涨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坐到了李梦龙的后面又探着头瞥了眼似乎随时都能打起来的二人,这才说起了正事。

李梦龙接过徐贤手里的纸张,上面的笔记很是娟秀,很多人都字通篇看来龙飞凤舞异常好看,但是当仔细读的时候特别难认。

但是徐贤的笔迹却都是一板一眼的,看着就舒服,比打印的都强,至于内容自然不可能是徐贤的日记了,而是李梦龙布置的作业。

情节僵硬、对白呆板、人物刻画近乎为零,如果这个剧本小段是外人过来投稿的,李梦龙就敢把这个剧本直接摔倒那个人脸上。

不过这不是徐贤嘛,所以李梦龙笑呵呵的说道:“文笔还是比较畅通的,其中新意也很多,但是可以改进的地方也不少,比如说这里……”

房间内就这么诡异的维持着和平,李梦龙在房价内带着徐贤一起探讨她剧本的疏漏,给她讲解着一些剧本创作的要素;而在厨房李顺圭和金泰妍也从最开始的争论转移到谁比谁轻二两的问题上,但是最简单的直接去上称两人就仿佛谁都没有想到一般。

吵了半天,两人也是有点累点了,彼此对视了一眼都发出了和平的意味,但是为了不让自己丢脸,于是只能找着背黑锅的人,李梦龙自然就是那口万年黑锅。

只是刚走到门口两个人就下意识的安静了不少,因为对面的画面很是温馨,徐贤乖乖坐在书桌前,抿着嘴唇不断用笔记着;而李梦龙则站在她身后,不时单手摸摸她的头,说着属于他的经验。

“李梦龙对忙内还真好!”

Tags:
头像
Author